www.588833.com

“铁算盘”有谁还在用? 未来或重回小学课堂

发布日期:2019-10-28 08:02   来源:未知   

  中国江苏网12月6日讯 珠算被誉为“世界上最古老的计算机”,前天还被正式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而今,这一“算数神器”在信息化时代却难觅踪影,噼里啪啦的算盘声似乎已成为我们记忆中的乐曲。究竟谁还在使用珠算?谁还在学习珠算?昨天,记者作了一番调查。

  没见过算盘长啥样 在无锡某机关单位工作的夏女士回忆,自己小时候三年级开始就学珠算了。那时,书包里总要放个小算盘,一听到拨动算盘珠时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响就格外兴奋。“小学学了好几年,当时我还是珠算组的组长,学校还组织学生跟银行的职员PK呢。”

  不过,如今夏女士的女儿已经四年级了,却还从来没接触过算盘,“没听她说过学校里要教这个”。身为教师的刘先生也很纳闷,他说孩子都六年级了还没见过算盘长啥样。“我们小时候不都是要学的吗?难道现在算盘被淘汰了?”

  记者询问了多所小学,都表示已经多年不开展珠算教学了。据了解,教育部2001年颁发的《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 中,珠算被完全取消,现在的小学生不用上珠算课。在一些小学开展的“无课日”里,也很难看到珠算兴趣组的身影。“珠算跟现有教材联系不太密切,不学也是减轻负担,教材里面教孩子怎么使用计算器倒是有。”一位老师说。

  “一上一、一下五去四、一去九进一”梨庄实验小学二年级学生小严能流利背诵珠算口诀,因为学校开展了珠心算教学。从去年9月1日开始,该校成为北塘区珠心算实验基地。

  学校教务处老师胡文兰告诉记者,珠心算课程在一、二年级学生中全员开展,每周安排一节课,教材和作为学具的算盘全部由省里面免费提供。据介绍,珠心算是从实际拨珠训练到模拟拨珠训练,再过渡到映象拨珠,就是把手里的算盘移到脑子里去,并在脑中快速完成计算过程。

  “我们在正常开展的数学课上也会留个10分钟,让孩子们进行一些拨珠、想珠的基本功训练。”胡老师表示,老师们会将珠心算训练与平时的数学教材进行整合,尽量不给孩子们增加额外负担。

  师资方面,学校现在有4名珠心算老师,用他们的话说,自己也是边学边教、边教边研。除了参加省里的培训,平时还会多浏览相关的教学网。“其他学校,估计现在都没有老师会打算盘了。”

  记者从无锡市珠算协会了解到,在新一轮小学数学课程改革实验中,无锡九个县区都确定了一所小学作为省珠心算教育实验学校,将按照“以点到面、先行先试、积累经验、逐步扩大”原则,积极探索小学珠心算教育的方法与路径。

  12月1日,一场全市范围的珠算技能比赛落下帷幕,来自十几所中高职院校的45名选手角逐出了最后的胜者。这些选手全是财会、商贸专业的学生和老师。

  无锡立信中等专业学校财经系的一名学生告诉记者,同手工账务处理、点钞等一样,珠算是必须掌握的一项技能。而珠算等级证书也和英语四级证书、计算机等级证书一样,是专业能力的体现,毕业前必须考级通过。“一到五级,一级最高,有了它工作就比较好找。”

  据市珠算协会秘书长赵祖裕介绍,职校生的珠算考级鉴定均是由协会来组织考核的。其中,立信中等专业学校考生规模最多,今年达到近1000人,高等师范学校和旅游商贸学校紧跟其后。总体上,每年有约4000名考生参加珠算考级鉴定,合格率在73%75%。

  尽管学生们为了取得从业资格“敲门砖”,辛辛苦苦地考证,但是一些已经在工作岗位上的会计、出纳和银行员工却表示,实际工作中很难得用到算盘。“也就柜台上的老员工可能偶尔会打个算盘,或是新员工进来时搞个珠算小比赛。”在学前街上华夏银行工作的小吴说,无纸化、电算化早已取代了珠算。

  学珠心算的幼儿一大堆 算盘虽然基本退出小学课堂,不过珠心算业余培训班报名倒是很火爆。家住沁园新村的大班孩子轩轩已经在培训班里学了2年珠心算了,一些两位数的持续加减,轩轩均能脱口而出。“班里不少孩子周末都在上。”每次,都是轩轩的奶奶负责接送。

  与前者相比,吴佩慈她和富一代纪晓波的恋情也是沸沸扬扬,然而这个男人跟颖儿黄奕徐静蕾一众女星都扯得上关系,据说陪吴佩慈产检时看到记者,甚至可以当即立刻撇下她抽手就钻上车,留吴佩慈一个人在外面应付。而吴佩慈做的粉色泡泡梦终究不愿意醒,不仅没有打发走这个连表面文章都懒得应付的男人,更是一不做二不休连生三胎想要拴住他,结果却让自己被动的陷入群嘲模式。

  滨湖区一家幼儿园也曾给家长发过短信,提到原则上每个孩子都要参加珠心算兴趣班,因为这项技能可以提高孩子的手脑协调能力,对儿童的思维和记忆力有很大锻炼。

  上周日,记者跟随家长范女士在明珠大厦一家培训机构里试听了一堂珠心算课。只见10个幼儿园小朋友坐在一个课堂,面前摆着一个小算盘,老师报出题目后,有的孩子在脑海里盘算着答案,有的孩子还需要借助学具才能正确回答。

  目前,长治市城区某小学体育老师杨某已经被检察机关以强奸罪提起公诉。上课期间犯罪嫌疑人为何能多次带学生出去?布满摄像头的学校为何竟一次都没发现异常?家长举报之后为何嫌疑人还能继续实施侵害?在对杨某进行审判的同时,还有太多问题需要拷问。

  试听完,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范女士给孩子报了一年的课程,一周两次课,每次上1个半小时,费用为3200多元。“算便宜的了,有的机构是一对一教的,按小时收费,1个小时就上百元了。”范女士说。

  据该培训机构介绍,目前有100多名学生在这里上课,九成是中班以上的幼儿园孩子。他们锻炼计算能力,很大程度上为了给升学或上名校增加筹码。

  常小峰的班主任蒋老师证实:常小峰初一上学期五门文化课(总分500分)加起来只考了100多分;平时跟同学说话比较生硬,容易冲动,发生矛盾时爱动手打人,一个学期打了三次架;他喜欢武术,参加了学校武术社团,没有发现早恋现象。蒋老师没见过常小峰的父亲,平时都是跟孩子妈妈沟通。

  中国江苏网(江苏中江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苏ICP备07000608号

  来自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千禧年人群健康研究项目”的数据显示,长时间使用社交媒体可能对睡眠质量、自信和身体形象产生负面影响,并使年轻人暴露于网络骚扰。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1号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移动网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10154因特网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110153